Wednesday, August 8, 2007

望那些美麗的花是你延續生命的另種方式

昨天晚上 大約12點多 我正在上網 突然間我聽到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尖叫聲 聲音大到我整個人活生生被嚇醒 我和寇方一起去後院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當我們一打開門 感應燈亮起的那一刻 我們看到兩隻野貓”慢慢的不在意的”跑開 我們在想 可能又是另一隻老鼠受難了 突然間我在黑到看不清楚的角落 發現一個非常小而且感覺被嚇的縮成一團的小動物身影 我在走向前去看清楚 天哪 原來是一隻兔子 看他的體型因該是還未成年 被嚇壞的身體一動也不動的靜在我們眼前 一雙無助的雙眼 感覺好像知道的壽命已近 靜靜的等著死亡

我捧起他颤抖的小身子 回到屋內檢查他的傷勢 我的天啊 我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活下去 他身上一共有三處傷口 一個在左臉頰 一整成皮被活活潑下 大概有我的大拇指指紋那嚜大 他的臉也不過和BEBE的鼻子一樣大(48公斤的黃金獵犬) 在他那瘦弱的身軀上顯的特別不堪入目 我甚至不敢看下去 第二個傷口在喉嚨付近 那個是標準的貓科動物攻擊獵物的地方 一到一公分長的穿刺傷加撕裂傷深可見骨的咬痕源源不絕的冒出鮮血 不在第一時間處裡 那可能會是他的致命傷 第三個傷口沒有血跡 但是比那更可怕 他的左前腳像是一隻夜市夾的絨毛娃娃 可以完全對折 看上去就像你用你的手軸在走路 但你的前臂是完全對折的 他因為緊張 一直想要用最後的力氣逃出走 但是這嚴重骨折讓他走沒兩部就跌倒 一個完全沒聽過和不知道原來兔子可以叫的那麼大聲的我 在看到這些傷口之後 我完全沒法想像今晚會是一個怎樣的夜晚

兩個小時過後 我們做的簡單基本的消毒止血 讓牠睡在一個臨時找的窩 一個小紙箱 厚厚的報紙加上一整捆的衛生紙 終於他可以安逸的渡過今晚

隔天早晨 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觀察 小兔子的傷勢和身體狀況 還好 有看到幾陀大便 和沒有水的小碟子 我覺得我非常有信心可以把它就活 因為我們人在美國 也不知道哪裡有獸醫 更不確定沒有經濟來源的我們是否可以負擔美國天殺的醫療費用 但我只知道一件事 我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小生命在我的視線中死去 到了下午 寇方唸書唸到一個段落 我們趕在獸醫下班前趕去診所 非常仔細的用我們不熟悉的語言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發生的慘劇描述給獸醫聽 因為打石膏的錢非常貴 加上一耶雜七雜八的費用 這次進去總共花了我們200美元 真的是嚇壞的我們這兩個已經準備好長期抗戰的我們 因為在美國只要見到醫生就是30元 加上要用X光片長期觀察的費用 (一次是75美元) 加上營養和預防感染的措施 總共500元跑不掉 醫生再三的和我們確認 我們終於有了答案 就繼續吧 讓小兔子在我們的照顧之下好起來是我們的共識 我們也決定讓小兔子自己去賺它的醫藥費 帶著她和BEBE去扣方的學校(有錢人區)邊走邊請善心人士捐款 在請July在他的公司發起辦公室捐款 當然我們在台灣的好友一個也跑不掉 我們不要多 一人一塊就很滿足了 這也是我們即將實行的救援計畫
打好石膏 點滴 預防感染的針 一整套的豪華行程 讓我們覺得他好多了 回到家 幫發換上新的墊子 和新鮮的水 食物 我們就出門去找因為工作飛來LA的 啞啞姊 他也當場捐了20塊美元 也讓我們覺得我們這個計畫一定會成功
12:00多回到家 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小兔子 發現他整隻側躺在箱子裡依動也不動 嚇的我們緊張的要命 輕輕的碰一碰它 原來她太累了 睡倒了
餵完藥 正準備要幫他清理它的小窩時 我發現他不對勁 整個人沒有力氣的攤在地上 用打石膏的那支手支撐著感覺非常沉重的頭 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當時我心裡想著 不會吧 你不要嚇我 早上不是還好好的在曬太陽 我感覺真的不對 真的不對 我們一直試著向對方解釋 他因該是太累了 需要休息 一定是醬子的 對不對 寇方不停的問著我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她 因為我知道這樣不對勁

我在客廳準備完成我們的捐款DM 寇方還是不放心在裡面看者他 不斷的把他叫醒 因為他說他一直不自覺的睡著 就像人失去求生意志那樣的不穩定 當時我心裡閃過一個畫面 不知道那些試著安樂死自己最愛的動物 好讓他們安安靜靜的像睡著一樣死去是什麼樣的感覺 光是想就完全沒辦法承受 還沒想完 寇方驚慌的跑出來叫我 快來快來 也沒講怎麼了 只是驚慌失措的叫著 我邊跑邊想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可是就在那短短的路程 我感覺我跑了好久 腦中依片空白 直到我看到小兔子的身影 我嚇壞了 像一個27歲的大孩 那一直畏縮而瘦弱的身軀 居然不停的快速抽蓄 我嚇壞了 像是迴光返照一班 用力的踢著雙腿 像是用盡全力去抵抗死亡一班的踢著雙腿 那從未抬起的頭也抬的高高的讓我完全可以看見那在脖子上的傷口有多大 不停的抽蓄 用力之大我完全可以感覺他有多痛苦 天哪 我真的嚇壞了
短短15秒過後 他停了 靜靜的躺再紙箱裡 只剩下緩緩脹起又放下的肚子 至少我確定 你還在呼吸 但我知道這是最後幾口氣 我知道你很努力 因為我們也是啊 寇方一句話也不說 好像他也了解到他一直在撫摸的瘦弱身軀即將靜止不動 緩慢的呼吸依次比一次微弱 我們三個靜靜的圍在一起見證生命的脆弱 我知道你很努力 就這樣吧 安靜的走吧 也許這樣是最好的方式再讓你活蹦亂跳 這次沒人能阻止你
一動也不動 真的很像你那曾經有過的安逸睡眠 想就一直這樣上你躺著 直到你睡飽 傷也養好了 再回到那草地上 也許我們可以更熟悉 扣方不肯離開和他之間的距離 一直不敢相信的守著那熟睡的小生驅 不知道 為什麼我還是不相信你就這樣走了 還是我拒絕相信你走的事實 1:30 這還我們昨天相遇的時間剛好一天 我相這一切都是註定的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快 雖然我們都一直這麼努力
決定把你葬在前院 遠離那曾經讓你受傷害怕的地方 希望那些美麗的花是你延續生命的另種方式


未完成的DM 還是希望大家能看見 再打DM裡面的文章的最後一個字時 他走了

3 comments:

Yinxuan said...

他會在天堂跟你道謝ㄉ\

Diane said...

他自此可以安心的在花朵與自然中好好睡覺的........

said...

dude
what you did is the only brave thing
you had tried to save the little life, although you didn't make it
i believe that was it's last pleasure